热门关键字:云计算数据中心微软IBMWebOS淘宝淘宝补贴软件企业服务器

大厦将倾乐视网:预亏11亿公司恐成空壳,12万股民甘当接盘侠

时间:2018-08-13 14:59 栏目:主页 > 互联网 >
覆巢之下无完卵。乐视这座大厦在将倾之际,逐渐暴露出一层又一层危机,一点一点地捏碎投资人对其仅存的希望。 8月10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2018年1至6月,公司预计亏损范围在

覆巢之下无完卵。乐视这座大厦在将倾之际,逐渐暴露出一层又一层危机,一点一点地捏碎投资人对其仅存的希望。

8月10日晚间,乐视网发布公告称,2018年1至6月,公司预计亏损范围在11.05亿元至11.10亿元,将导致公司至2018年6月30日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资产为负。同时,如果2018年经审计后公司全年净资产为负,乐视网股票存在被暂停上市的风险。

除此之外,8月初,乐视网发布公告称,旗下公司债券“15乐视01”受公司经营、资金链紧张影响,未能如期兑付债券本息。 据悉,该券是乐视网发行的3年期私募债,发行规模10亿。按计划,该债券应于2018 年8月3日兑付本息。公告还称,截止到8月底,公司即将到期的金融机构借款类债务预计约18.43亿元,约占公司负债总额的9%以上。

一天前,8月9日晚,贾跃亭妻子甘薇和李小璐等人的聚会照片再次引发舆论。照片里,甘薇身着红色无袖小裙子,搭上白色短裤,依旧充满朝气。昔日的乐视“老板娘”似乎已经忘记年初喊下的承诺——愿与贾跃亭“一起承担责任”。

退市

2016年11月6日,贾跃亭的一封5800字内部信揭开乐视危机大幕。信的标题为《乐视的海水与火焰:是被巨浪吞没还是把海洋煮沸?》,在这封信里,贾跃亭首次公开深度反思乐视烧钱扩张模式。目前来看,乐视的结局是,一边被巨浪吞没,一边又煮沸了资本市场这片海洋,考验着投资人焦灼的内心。

此次,性情中人的贾跃亭的肺腑之言,可能是受乐视股价闪崩影响。因为在此之前,2016年11月2日、3日、4日连续三日,乐视网市值蒸发80多亿。爆发出来的各种负面新闻,让贾跃亭措手不及。

这也就是两年半前的事情,境况已经截然不同。两年半后,贾跃亭似乎已经摘去“乐视”的标签,成为新生事物FF汽车的旗帜,与富豪许家印谈笑风生。虽然远在美国,但理想主义贾跃亭在国内永远不缺饭局。

众人翘首以待贾跃亭的东山再起,英雄主义情怀此起彼伏。乐视网就像被大佬遗弃的玩具,丢在一边,时不时被拿起来当个笑话谈论。跟乐视网一起被抛弃到角落的,还有被套牢的30万股民和无奈的接盘者。

“老贾的汽车成不成功跟乐视网有半毛钱关系!”孙宏斌一语惊醒梦中人。事实的确如此。根据乐视股价来看,从2018年1月复牌开始,与2017年停牌时的612亿元相比,乐视股价跌幅86%,市值蒸发526亿元。按照第三平台同花顺显示的32.71万股东总人数(户),平均每人亏损16万。2018 年8 月2 日,乐视网市值跌破100 亿元。截至8月11日,市值仅为86亿元。

乱局出怪招。值得注意的是,2017年底,乐视网的股东总人数还在18万徘徊,如今却达到30万。越是负面缠身,乐视网的散户越多。

乱世也出枭雄,接盘者也想当英雄。贾跃亭借助乐视一跃而起,名声大噪。而接盘者似乎已经了错过机会,随时担负骂名。

2018年3月14日,接盘237天后的孙宏斌最终忍无可忍,选择离开。离开之后的孙宏斌立马脱去偶像包袱,对乐视开骂:“我再借他100个亿,我傻啊?”最后,孙宏斌喊出“愿赌服输。”很难想象这是一个曾经经历过囹圄之灾又东山再起的山东汉子说出来的话。他浓眉大眼里的不羁迅速黯淡下去,不知是败给了时光,还是乐视?这个贾跃亭的乐视。

造就英雄的时代很短暂。乐视网显然已经承担不了这个重任,转而成为包袱。2018年7月底,乐视网董事会资历最老的高管之一刘弘因个人原因离职,刘弘的离去被视为乐视高管集体“换血”事件的尾声。在此之前,跟随贾跃亭多年的乐视网董秘赵凯也宣布辞职。

乐视网没有放弃自己。7月11日,乐视网旗下超级电视运营主体乐融致新宣布进入区块链领域。乐视网推区块链产品,还是在一定程度上刺激了股价上涨,7月13日,乐视股价小幅翻红。

大难来时各自飞

大厦将倾,独木难支。一时的喜讯掩饰不了根本的来自内部的颓唐。

履新的乐视网董事长刘淑青着急将乐视网“去贾跃亭化”,甚至不惜改乐视大厦为乐融大厦,全新成立乐融集团,以期带来好运气。然而,缠身的债务和亏损再次预示着这一切的徒劳。揭牌仪式还出现了小插曲,现场一些自称是乐视控股员工(非上市体系)的人们进行静坐示威,称,“不能将乐视丢掉”。

这时候,人们忽然意识到,乐视网的危机下,还有一撮来自非上市体系员工的执着。在乐视网最新的公告里,提到乐视网正在与非上市体系债务处理小组就关联方债务问题进行协商。但是,“目前,双方正在对关联方债务金额磋商、确认过程中,暂无实质性进展。”

大难来时各自飞。乐视网,作为乐视控股曾经乐视生态的一部分,逐渐与乐视控股因债务问题撕破脸皮。而乐视网的崩塌,顺带将“乐视”一词也抹上了消极色彩。一些敏感的乐视兄弟,也急于摆脱“乐视”头衔带来的负面影响。今年3 月,已经更名为“新乐视文娱”的乐视影业,再度更名为乐创文娱。

2018年4 月,乐视网发布公告称,腾讯、京东、苏宁、TCL、弘毅悉数入局乐融致新新一轮融资。而如若质押危机没有得到解决,乐视网将丧失乐融致新控制权。乐融致新作为乐视网重要的控股子公司,一旦离去,乐视网成为空壳的定局将定。

乐融致新似乎也做好了单飞的准备。8月10日,乐视网发布公告称,乐融致新拟向乐视商业保理申请借款1.1亿元,用于乐融致新自身流动资金周转,包含偿还金融机构款项和其他经营业务,借款利率为12%/年。

2015 年初,北京东四环天际线上,陡然升起的“乐视”异常耀眼。曾经的乐视大厦,员工或达8000 多名员工。而短短三年后,大厦再次更名。而当时,员工常挂在嘴边的“老贾”,已经不见踪影。大洋彼岸,又多了一名理想志士,不知是否,会有相似的乐视大厦拔地而起,隔海相望。

每当乐视网有新的动态传来,就会有人发出疑问:乐视网是垂死挣扎还是涅槃重生?目前来看,如果乐融致新单飞,乐视网暂停上市,乐视网的结局已然明了。

来源:AI财经社 作者:佚名
关于我们 广告投放 人才招聘 版权声明 联系我们
联系电话:021-54451141 54451142 传真:021-54451140 Email:qqx@c114.net
ICP及电子公告牌许可证: 沪ICP备12002291